新浪极速PK10客户端

别只盯着美国 欧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巨变

别只盯着美国 欧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巨变
2019年05月25日 20:14 新浪极速PK10综合

  原标题:别只盯着美国,欧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巨变!

  来源:瞭望智库 

  欧洲议会选举于5月23日到26日举行。此次选举被视为检验欧洲政治气候的风向标。作为欧盟三大机构中唯一由将近5亿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组织,欧洲议会履行代表欧盟民众的职责,提升民众对欧盟机构的信心。 

  这次选举也被认为是“欧洲议会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是决定欧洲未来的一次“大考”,因为选举过程将使欧盟存在的一系列不足更明显地暴露出来:

  虽然欧洲议会在政治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民众对其关注程度却在不断下降,选举投票率在走低;

  在欧洲议会内部,主流力量不断分散化而极端势力却在崛起;

  由于在民众关心的移民、反恐、气候、经济增长等问题上,不少欧洲国家政府并没有交出满意的答卷,这给持欧洲怀疑论的民粹主义政党可趁之机。 

  预计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民粹势力获得席位会进一步增加,蚕食主流政党的优势,此消彼长之下,欧洲议会固有的格局虽然不会在本次选举中被打破,但政府向右的倾向却会更加明显,并影响未来五年欧盟机构的运作,法国等欧盟大国可能将在本届欧洲议会的任期内推动欧盟改革。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权力日增,投票率却在走低

  与各国议会相比,欧洲议会在创设之初拥有的职能有限,但之后通过欧盟签定的各个条约,权力逐步增加。

  从早期只具备监督权,到预算权的获得,再到参与立法权,欧洲议会权柄日重,尤其是《里斯本条约》通过后,欧洲议会被定为与欧盟理事会平等的立法机构,欧盟三分之二的法律法规由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共同制定。该机构还负责批准欧盟上千亿欧元的支出计划,欧盟委员会领导层任命也需要欧洲议会的批准。 

  近年来,欧洲议会在国际贸易协定中的作用不断增加,欧洲议会对几乎所有贸易和其他国际协议拥有否决权。通过英国脱欧,欧洲议会还被证明有权支持或拒绝脱欧协议。开放社会欧洲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希瑟格·拉布认为,欧洲议会的功能变化反应欧洲政治更深层次的结构转型,影响力正在超越国家层面。 

  一般来说机构功能越强,在国家层面受重视也会影响民众。但民众对欧洲议会的重视程度却一直在下降,这从不断走低的投票率上可以体现出来。欧洲议会1979年首次实行直接选举以来,投票率不断下降。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索尼娅·别德拉菲塔预测,本届欧洲议会的投票率会在40%左右浮动。 

  欧洲议会缺乏选民影响力,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总是低于成员国国内选举。尽管欧洲议会对欧盟立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大部分选民依旧认为对欧洲议会的投票无足轻重。英国皇家研究所的安妮·劳恩若斯认为,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是民众不满情绪和政治冷漠的综合结果。从长远看,缺乏民众支持将限制欧洲议会权利的进一步扩张。 

  2

  参加“大考”的党团都有谁

  欧洲议会共有751席,目前主要由八个党团组成。欧洲议会的党团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至少要有25名议员;其次议员的构成要代表至少四分之一的欧盟成员国,也就是说至少7个国家。

  目前欧洲议会的前两大党团——中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EPP, 217席)和中左的社会党党团(S&D, 187席)——组成的联盟在欧洲议会占绝对多数席位,主导欧洲议会议程。这两大党团也瓜分了欧盟三大机构的最重要职位,比如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洲议会主席塔亚尼都隶属于EPP;欧委会6位副主席有两位隶属于EPP,三位隶属于S&D。

  以政治光谱划分,欧洲议会的其他党团包括: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68席);左派的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52席)和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 52席 );右派的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75席)、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41席)、民族和自由欧洲(ENF,37席)。除了这八大党团外,欧洲议会还有22名无所属议员。 

  如果从亲欧还是疑欧角度对这八大党团做简单的二元划分,欧洲人民党党团(EPP)、社会党党团(S&D)、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 )这四个党团可视为亲欧派(共524席,占比70%);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民族和自由欧洲(ENF)这四个党团以及无所属议员可以视为疑欧派 (共227席,占比30%)。进一步细分的话,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可视为轻度疑欧派;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和民族和自由欧洲(ENF)可视为极端疑欧派,这两个党团的成员包括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民粹政党,比如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的成员包括意大利五星运动党、英国脱欧党(党首是英国独立党UKIP前党首法拉奇)、德国选择党,民族和自由欧洲(ENF)的成员包括意大利联盟党、法国国民联盟、荷兰自由党和奥地利自由党等。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今年将首次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领袖、比利时前首相伏思达数月来一直在向共和国前进党喊话,希望其加盟。预计选举结果出炉后,共和国前进党会正式做出决定,加入中间派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 

  3

  主流政党“失血”、疑欧势力上升

  根据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委托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做的民调,中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将从目前217席降到182席,中左的社会党党团(S&D) 将从187席降到140席,两大党团席位总数332席,失去目前绝对多数地位。

  ECFR在研究报告中分析说,虽然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和社会党党团(S&D)仍是前两大党团,都由于失去绝对多数席位,它们将不得不寻求与其他党团合作,组建更大的“大联盟”。换言之,其他小党团有望成为未来欧洲议会执政联盟构成的关键。从党派倾向的角度看,EPP和S&D两大党团最有可能与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或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结盟。如果与ALDE联盟,有望占57%席位,如果与Greens/EFA结盟,有望占51%席位。

  根据Yougov的民调,在英国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情况下,民族和自由欧洲(ENF)席位将从37席暴增到86席,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席位将从41席增加到51席,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将从75席减至57席, 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将从52席增加至55席,无所任议员从22席减少到13席。这些疑欧党团预计共赢得262席,比原来的227席增加15.4%, 在欧洲议会席位的占比将从原来的30%上升到35%。其中,极端疑欧党团民族和自由欧洲(ENF)和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EFDD)总席位将从79席增加到137席,暴增73.4%,在欧洲议会的占比也将从10.5%上升到18.2%。

  极端疑欧党团势力的上升势头也可从法国益普索集团的一项民调中得到佐证。这项民调显示,“国民联盟”将在法国拿下最多席位,略微领先总统马克龙所属的共和国前进党。而一向被视为对极右翼免疫的西班牙,上月底举行的议会选举也展示了极右翼势力非同寻常的上升势头。成立仅五年的极右翼政党呼声党在选举中赢得10%选票,首次进入国家议会,获得24席。

  欧盟其他机构主要行为体是国家,欧洲议会中唱主角的则是跨国议会党团。这些党团由几个立场相近的欧洲政党组成,因此,欧洲议会内部党团和政党力量在选举中的得失会折射出当前的欧洲政党格局。欧洲议会内部党团力量分散化,政党格局碎片化已成为普遍趋势,这种分散化状态与当前多个欧盟成员国内部政党政治形势相似。传统大党团的权威受到极端力量更大的挑战。 

  之所以会发生主流政党“失血”、疑欧势力上升的变化,是因为近年来,中右翼和中左翼派的区别越来越模糊,出现了新的政治边缘地带,这给更激进政党留下了发展空间。牛津大学研究欧洲问题教授蒂莫西•阿什认为,由于经济下行风险的扩大和结构性改革的阵痛,欧洲民粹政治势力迎来新一轮上涨潮,并有较大概率在此次选举中形成反对区域一体化的统一阵线。如果这一情景发生,将在短期内制约欧洲对南欧、英国两大风险点的应对,长期则将削弱欧洲复苏的核心动能。  

  这一细微变化将对欧洲议会未来五年的运作产生重大影响。长期占据优势地位的中间派两大政党将失去绝对多数。他们需要与其他党团达成共识,以提名下一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并通过欧盟预算等其他政策。疑欧派势力加强,欧洲议会政策的制定将更加复杂化。疑欧团体更紧密合作,包括妨碍投票和决策,这会导致欧盟进一步走向紧张和分裂。 

  4

  民众所忧给了民粹力量机会

  民调显示,在本次选举中,民众最关心的问题依次是移民、反恐、气候等。

  但遗憾的是,在这些“考点”上,民粹政党给出的答案看来更有吸引力。因为这些问题都不是新近才出现的,而是欧盟一直没能解决的问题。正是由于解决乏力,给了反建制的民粹力量再次借此“收割”选票的机会,这些政党更善于鼓动情绪而非理智解决问题。

  欧洲经济复苏乏力,移民问题是民粹主义回潮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尤其是难民危机的错误管理损害了公民权益,也损害了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信心。比如,领导德国右翼另类选择党参加欧洲议会选举的候选人乔戈·莫顿,极力强调已获证实可让选民“有感”的主张:“德国不能再接纳移民了!”“持刀攻击、强暴和针对妇女的暴力事件不成比例地多由具穆斯林文化背景的人犯下,比例上较本地人高出许多。”

  欧洲许多右翼政党和右翼运动还在炒作气候问题。在法国,碳排放税提高了燃油成本引发了“黄背心”暴力抗议;在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大力反驳清洁空气政策背后的科学论证。德国柏林气候问题智库阿德尔菲的研究员斯特拉·沙勒对各个民粹主义政党及其能源政策方针进行了研究,她表示,“一旦移民问题等话题不再具有爆炸性,不再能够引发紧张关系”,气候问题就很可能会成为“欧洲社会中爆发冲突的新战线”。

  对这些热点问题的处理,关系到此次选举结果和之后欧盟的政治运行情况。智库欧洲外交政策委员会研究员苏斯·丹尼森认为,低估这次选举的重要性,欧盟的自由国际主义者将会付出很高的代价。

  在欧洲议会席位争夺战中,投票率的影响至关重要。如果民族主义政党喊出最明确、最响亮的口号,并且调动起大量反欧洲选民的投票积极性,欧洲沉默的大多数人的观点将在新议会中被淹没。

  5

  右翼势力崛起,法德轴心责任更重

  如果此次选举结果与之前的预测相吻合,首先意味着传统大党团时代的结束,未来欧洲议会将需要三个乃至更多党团联合才能“执政”,小党团将有更大的话语权,同时也意味着政治资源的争夺会更加激烈。其次,疑欧党团席位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势必影响欧洲议会乃至欧委会和欧洲理事会的议程,欧盟将可能趋于保守化。 

  面对右翼势力的崛起,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呼吁:“不要让那些接受敌视欧洲的外部势力资助的政党,来决定欧盟的优先方向与欧洲机构的领导层”。这里的“政党”指的就是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为了遏制这种势头,以往推动欧盟一体化的法德大国轴心将不得不采取更多动作来推动欧盟改革。 

  长期以来,法德轴心一直是欧洲一体化的动力之源,在“欧洲女王”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退位的情况下,法国将这推动一体化过程中担负更重的责任。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法国总统马克龙担心在议会失去影响力,正试图将其议程重新定位为捍卫欧洲主权,这一举措获得了不少支持。即使亲欧洲和欧盟的中间派别不会就欧洲议会涉及的所有问题达成一致,但他们至少都同意欧盟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 

  当欧盟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受到极端势力挑战后,法德需要率先推动加深一体化的改革。欧洲外交政策委员会研究员苏西·丹尼森认为,亲欧洲力量需要变得更加开放,相互妥协,共同捍卫欧洲项目。他们还必须更加努力地保持在欧洲议会中党团的内部凝聚力,避免失去独特的身份,他们在新一界欧洲议会中面临的一大挑战将是确定和捍卫核心欧洲价值观。 

  可以预见,欧盟改革和一体化的未来已成为讨论焦点。法德等国会要求改革欧盟,要为改革而战。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前,亲欧洲的联盟在呼吁加强合作的同时,也要求进行制度反省,包括启动制宪大会,围绕欧盟改革准备新的条约。未来,这一进程可能加速。对于这一点,卡内基欧洲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蒂凡·勒内认为,本次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会创造真正的民主空间。

责任编辑:余鹏飞

新浪极速PK10公众号
新浪极速PK10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极速PK10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极速PK10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